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四十五章 嫁祸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萧远也沉默地看着她,等着她自己慢慢地沉淀和调整思绪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斗不过,又不能杀,为何不索性让他接替了王储之位,免除了一番叔侄和兄弟间的争斗?”

    各国的王位传递,兄死弟继,也不是没有先例的。

    “汗王应该对娘娘讲过,关于十八年前,两兄弟间争夺王位的那段故事吧?”

    真容停住了脚步,看着他,缓缓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讲过。”

    十八年前,先帝驾崩,传言曾要遗令年仅十岁耶律洪谨继位。

    当时手握重兵,年轻气盛的耶律洪德,先是逼曾经宠冠后宫,年纪尚轻的洪谨的母妃为先帝殉葬,却留下了十岁的对他的王位有严重威胁的弟弟,然后又将他丢入军中,任其自生自灭,自己生长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王者的仁慈,还是身为兄长的残忍。

    “那么娘娘怎么以为,十八年后,同样的故事不会重写呢?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”

    “金刀王爷在军中当大,人人知其狡猾如狐,凶猛残暴如虎狼。向来以手段毒辣刁钻,用兵凶狠著称。他自幼失怙,对汗王更是有杀母之仇,在仇恨中长大的他,绝不会有汗王当年对自己的亲兄弟不忍下手的柔软心肠。若他一日为王,那么,是绝对不会给三位王子留下一线生机,让他们有机会,和曾经的他一样,有朝一日成长为自己的心腹大患的!”

    他这一番话,说得真容不觉后背冷风涔涔,喃喃地道:

    “难道王族中人,果然是连亲情都没有的吗?”

    连血脉相连的父子兄弟叔侄之间的亲情都可以没有,同枕多年共育子女的夫妻之情也可以随意丢弃,她还能希望什么?希望他们对于作为毫无血缘的外人的自己,产生什么缥缈虚幻的爱情和友情吗?多么幼稚!多么单纯!多么一厢情愿!

    “不仅三位王子不能幸免,三位王子背后所代表的三个家族,德族,元氏,和我萧家,无一能幸免!”

    他没有说出的是:早在耶律洪德身为王子之时,就与三家先后结为姻亲。十八年前,德家,元家,萧家,这三家正是拥立耶律洪德的急先锋,而他们也都在后宫中和朝堂上为自己家族谋得了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所谓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,这也正是萧远内心虽然非常钦佩洪谨,却竭力反对他的真正原因吧。

    真容看着他,那句话到了嘴边却没有问出来。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,萧远的脸色稍稍一赫,不由自主地又加了几句解释:

    “而且金刀王爷生性霸道而冲动,有觊觎天下之志。生在乱世,他绝对可以成为一个开疆建国的君王,却不能安心守成。若他当政,哈努儿虽然国力会无比强盛,攻城掠地,足以在四境内挑起连绵不断的战乱,耗费国力,涂炭生灵!正是因为如此,当年大家才一致推举大汗王继位,并非真如有些人传说的那样,当年是汗王处心积虑,谋夺弟弟的天下。”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