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二十六回 考验与密谈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石生悬浮半空,只有双臂勉强能够摆动,脸色已经被憋的发紫,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,似乎很快就将窒息一般,但心中却是带着浓浓的不甘。

    “大,大长老,晚辈已经……如实相告,你若不信,可以去古槐村打听一二!”石生艰难的从喉咙里憋出几个字来。

    “不用那么麻烦,打听到的消息,也不一定是真的,说说吧?是谁派你来的?你混进天玄宗,究竟有何居心?”冷元大长老脸上挂着寒霜,丝毫没有因为石生即将死亡而停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石生见根本无法解释,即便说再多证据,也恐难让二人信服,但自己的意识开始模糊起来,根本无法喘息,石生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,对于这些人,恐怕宁可杀错,也不会放过自己的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石生不再解释,反而哈哈一笑,眼中带着浓浓的讥讽之色,肆无忌惮的看着大长老。

    “嗯?”见状,大长老眼中闪过疑惑,单手冲着石生一点,随即开口道:“怎么,见死到临头,终于想要说实话了?”

    石生并没有回答什么,刚才大长老将扣住脖颈的巨力减少,石生正大口大口,有些贪婪的呼吸着,心中暗道果然如此,越解释越会被弄死,反到最后将计就计,为自己争取了短暂的时间。

    片刻后,石生恢复了几分力气,嘴角一扬的说道:“不错,我准备说实话了!”

    “那好,说说吧,你是什么人?”大长老问了一句,脸上依然没有丝毫表情,而萧长老在一旁由始至终也没有开口过。

    “我是一个死过的人!”石生脸色一正的说道,眼神不在躲闪,双目直视大长老,因为其这句话确实是实话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大长老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日被强盗重伤,的确是昏迷,但意识还在,就在第二晚,意识才渐渐消失,但之后经历了一连串的怪事,我也有些记不清楚,第三天不知怎么醒了过来。”石生又说出了一句实话,只是有些关键之处并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经历了什么奇怪之事?能想到什么说什么!”大长老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见到了一些人,似乎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人,说了一些话,也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话,让我懂得了许多道理,头脑也从此开窍,不在像以前那般愚钝。”石生半真半假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派胡言!”大长老脸色再次一板,似乎准备动手。

    石生脸上毫无惧色,开口道:“大长老没见过的事情,难道就认为是假的?天下之大无奇不有,难道大长老以为我是混进门派的奸细?”

    大长老一声冷哼,但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石生忽然露出惨笑:“枉我一心向往,先后拜入两个宗门,第一次是乌古山,结果被陆元与李执事联手陷害,让我最终测试失败无悟性。

    后来听说天玄门招收弟子,急忙前来测试,就想着有朝一日可以重新站在他二人面前,告诉他们乌古山没有收下我,将来一定是他们的损失!”

    “哈哈,好大的口气,果真是年少无知,你以为你是什么天才?损失?你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,不过那陆元与李执事为何要为难你?”大长老脸色似乎缓和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一次李员外家祝寿……”石生将祝寿诗的事情说了出来,同时心中松了口气,要不是装的年少无知口气强硬,怎能骗过你们两个老家伙?不过好在暂时糊弄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大长老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缓缓开口道:“十年前如此多门派去过古槐村,你若是有如今的资质,为何十年前没有被选上?”

    “十年前的事情,晚辈就不清楚了,想来只有养父养母能够记得!”石生有些默哀起来,似乎有些难过。

    “好吧,暂时就相信你,希望你没有说谎才好,不过以后要是发现你对门派有什么企图,可就别怪我们对你动手了。”大长老双目一寒的说道,脸上泛起一丝杀意。

    “大长老放心,晚辈绝非忘恩负义之辈。”石生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